山难启示录:白银黄河石林越野赛的思考

海恩法则: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,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。

172人参赛,21人遇难,遇难人数占比12.2%。

有人把主要原因归结于天气,因为这是黄河石林越野赛的第四届,前三届都顺利进行。但是,这次并不是意外,前三次没有重大事故只能说是幸运,或者说是侥幸,或者说,之前也出过小的的事故,但由于影响不大并没有得到重视。这就是海恩法则。

如果只是单体事故,或者是1-2人事故,还可以认为是个人的原因,但是20多人的集体遇难,就绝对是系统性的灾难。整个系统,肯定出了问题。更何况,遇难的人中,包括前三届的冠军、国内越野界的大神——梁晶,以及众多经验丰富、夺冠多次的越野界选手,此次堪称“众神的陨落”,是中国越野界的一大损失。

如果说,少数几个人不懂得自救、不了解天气或者失温带来的后果、乃至不了解线路,那么这么多大牛级的选手(并且多人不是第一次跑这个线路)全部遇难,就说不过去了,而遇难者的共同属性是,跑得较快,位于前面的梯队。

前六人中只有,张小涛一人幸免。下面是关于他的描述(红色字体):

张小涛说,途中他已经萌生了退赛的念头,但已经跑过了半山腰,下山的路途更远,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打算坚持到山顶的打卡点。

“最后一次摔下去,再没有力气爬起来,整个身体已经僵硬。我用组委会配发的保温毯把自己包起来,后来就失去了意识。”张小涛的随身GPS显示,这个地点位于33公里处,他昏倒了两个多小时(后来的记录显示是2个小时40分钟左右)。

“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当地一个村民的窑洞里了,村民是牧羊人,他正巧路过搭救了我。他把我湿衣脱了,用被子把我包起来,旁边还生了柴火,后来我才慢慢恢复了意识。”

可以看出,失温是一个迅速的过程,并且选手在下撤和冲顶之间进行了权衡,最终张小涛认为到山顶比下山更容易,而如果到达CP3,即使没有补给,有工作人员也是能够提供帮助的。

但事实是,跑在最前面的梁晶在CP3附近的草甸被发现,他可能已经到达了CP3,但没有得到有效帮助(此时CP3是否有工作人员不确定),于是他选择了一处相对低洼的草甸等待救援,可能和张小涛的做法类似。不幸的是,由于距离远没有被及时发现,以及身体状况的承受能力不幸遇难。前6人之中的4人经历应该介于梁晶和张小涛之间,并且剩下的10多名遇难者在张小涛后面,应该是在冲顶或下撤途中失去知觉倒下,或者报团取暖自救并等待救援。

20多名遇难者并不是自身能力的问题,假如恶劣天气晚到一个小时,那么前面的这批人可能已经通过CP3到达CP4,那么遇难的可能就是中间的人,遇难人数只会更多。

另外需要说明的是,最终有4名选手到达了CP4,但不属于第一梯队。CP4的 师等不到人,往CP3走,到了CP3又继续往前走了2公里。

可以说明几点:

1、到达CP4的人不是第一梯队的,可能恶劣天气发生时他们所处的位置相对较好(最近的报道说其中一人在小屋里躲了一个多小时);2、第一个到达CP4的选手告知上面有十六七人失温;3、从CP4到CP3的距离不远并且不难走,要不然摄影师同事不会能走到CP3并走出2公里,下方线路图也可以看出CP3到CP4有五六公里,并且通过查看3D ,CP3到CP4属于缓下坡;4、CP3的情况不明,不知道有没有工作人员,这一点非常重要 猜测一下,假如CP3有工作人员并及时给出预警,那么从CP4(可以通车)开始救援,将极大提高救援的效率。

即使CP3没有工作人员,第一个到达CP4的选手已经说明有十多人失温,那么此时(14:37)开启从CP4的救援依旧不迟。而实际上的救援依旧是从CP3开始的,消防官兵到达CP4开始救援的时间是19:00

另外,早在上午11点,摄影师就向景区给出了预警。

那么处于关键位置的CP3,是否给出了预警呢?到达CP4的选手都知道上面(CP3附近)有人失温,那么CP3的两名工作人员呢?

其实,CP3有很多次的机会避免以及减轻伤亡:

1、提前报告山上情况,中止比赛

2、报告山上人员情况,指导救援,以及动员CP4的力量——但结果是CP4的人一直在等待,最后主动到CP3了解情况

我们知否应该指责参赛者,比如装备是否合适?是否应该风险自担?

当有人在 失联的时候,指责他们违法穿越,浪费社会资源;当有人在秦岭“光鹿跑冰”失联的时候,指责他们没有到相关部门报备;当有人在参加正规比赛遇难的时候,指责他们没有敬畏之心、装备不足,指责他们自私、要钱不要命...

而当你在参加 社跟团游不买东西的时候,他们指责你贪图小便宜,报低价团;总有一天,当你在人山人海的景区里被拥挤、踩踏的时候,他们还会指责你吃饱了撑的,偏要去凑热闹...

什么是叫内卷,这就叫内卷。

覆巢之下无完卵,在上天眼里,我们都是蝼蚁;在我们自己眼里,我们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。

作为一场比赛,选手追求轻量化并尽可能减少负重,这无可厚非,就像奥运会运动员选择更舒适的鞋子,选择阻力更小的泳衣,选择更趁手的球拍一样。但是,如果不能相信主办方提供的装备以及天气信息,我们还能相信谁。

但是,鉴于目前的情况——大多的赛事及活动组织方的不专业,我的建议是,不要完全相信任何组织及个人,做更充足的准备,保证足够的冗余。

当风和日丽的时候,一个没有经验的小白甚至都能走下来鳌太,而当天气恶劣的时候,即使是经验丰富的户外达人可能也只能做到自保也无法帮助他人。这也就是鳌太容易出事故的原因——一群小白因为运气好完成了打卡,其他人看到后就欣然前往——这就是幸存者偏差。

因此在做准备的时候,我们要按最坏的打算,保证装备冗余——装备可以用不上,但不能要用的时候没有。

以我个人的例子,所有的 活动,包括一天的短途, 、雨衣、葡萄糖、救援绳都是必须要带的。虽然我确定有些东西99%不会用上。

案例1:在去年的一次秦岭太 活动中(6月底),由于一名队员走得慢,我和他被困在海拔2400-2500米的地方(南天门下铁甲树的路上)。这是一次轻装活动,但是我依旧带了 、羽绒衣裤,以及 和气罐。我把睡袋给你队友,我穿上羽绒衣和羽绒裤,并点着了火,一夜没有受到寒冷的威胁。

装备的冗余是必要的。同时,我们要选择最稳妥的方案,比如,在下撤时,选择最安全的线路,而不是最快的。

案例2:去年我另一次秦岭的经历,蒿沟上鹿角梁,在7月份突然降雨,道路泥泞,温度下降非常快。距离鹿角梁营地大概半个多小时的地方,一名队员越走越慢,并且说自己有点困(此时已经算高海拔,可能有高反症状),而由于后面几名队员走得非常慢,我有时候需要等待他们半个小时之久,此时我也已经有点发抖。因此,考虑到当时的情况,我选择了就地扎营——这是一个非常不适合的 地,地面非常不平坦,并且我们4个人挤在一个 里。而进入帐篷之后,确保了暖和,同时可以开火做饭,体能以及状态都恢复正常。

也就是说,在重装 中,如果发现有失温迹象,比如发抖(这是失温的前兆),就要考虑就地扎营,一旦进入了帐篷,就确保了基本的安全,不管风雨多大,小小的帐篷就是一个避风港。不要激进,不要激进,不要去赌

当然,我说的这一点是针对徒步登山的情况,和此次的黄河石林越野赛并不相同。越野赛毕竟是竞技类比赛,选手并不会轻易放弃,并且越野赛并不能要求选手有非常高的野外求生能力,而选手也不可能带上全部所需的装备——像重装徒步一样。选手应该有随时退出的条件——这对组织方的准备要求很高,换句话说,假如这次没有恶劣天气,只是一名选手在CP2到CP3之间骨折了,应该怎么办,是否会得到及时的救助?——而这种情况可能在前三次就出现了,只是后果不严重——我只是说可能,这就是一开始提到的海恩法则。

当灾难发生之后,各种质疑已经开始。很多人呼吁给马拉松及相关赛事降温。然而,我认为,类似的 ,堵不如疏,而普通人对户外运动的认知更是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——大部分人只是在奥运会或类似比赛中为获奖的运动员而欢呼雀跃,私下里却对各类户外运动嗤之以鼻:

、爬山都是伤膝盖的,马拉松是封路的,广场舞是扰民的,参加足球培训是因为足球运动员收入高, 是极限运动——大概只有散步,是最好的运动。

而国内的马拉松产业确实发展很快,但是,专业度的发展却差的太远,这是一种畸形。对于 ,堵不如疏。

堵只会带来更大的风险——当鳌太封了,就开始寻找其他更隐蔽的登山口,以及夜间开始和结束,这反而带来了更大的风险。参考 当年的禁酒令。

产业化带来专业化,一直的堵带不来产业化。目前需要的是专业的行业标准和规范,优秀的组织方,以及救援的产业化,特别是救援的产业化。

当很多人在说救援成本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救援的专业性。目前的救援大都是民间救援,力量非常有限。假如本次越野赛能够在2个小时内进行及时的救援,那么遇难人数可能极大降低,甚至为0。哪怕不是那么专业的救援,只要及时,都能避免此次系统性的灾难,毕竟一名路过的牧羊人都直接救了6人,还有四五十人在放羊的临时住所里得到了庇护。但实际情况是,此次当官方救援人员赶到的时候,实际上都已经晚得太久了——他们当然是辛苦的,但是却没有带来作用。

当有人置身事外指责的时候,认为自己假如一辈子不上山就和自己没关系的时候,却不知道,救援可能和每个人有关,这涉及到社会救援,参考“大舜”号轮船事件

1999年11月24日“大舜”号轮船沉没 282人遇难。以下摘自相关的报道

大舜号是新中国海难历史上,最惨烈的事故之一,共有290人死亡,仅有22人靠自救幸存。解放军海军虽出动军舰救援,但因缺乏专业设备最终没有成功。

大舜号在惊涛骇浪中左摇右摆,随时可能沉没。乘客们唯一的希望,就是获得其他船只的救援。

经过长达8个小时的等待,“大舜”号仅仅等到了海军686舰和救援船“烟救13”号。“烟救13”号是拖船,686舰是一艘补给船,都缺乏海上救援设备,眼睁睁的看着船只沉没。

海军686舰军官说:当我们接近大舜号以后,就在我们眼前一百米左右。大舜号眼看着沉没了。沉没以后,当时海边上漂起来一些救生筏、萍果、拖鞋,还有一些衣服什么的,一些杂物、木板什么的。

686舰战士说:看到海上漂着到处都是东西,也有救生艇,很多东西,不知道人在哪儿,反正过去慢慢找,摸索着找。结果看到一个救生艇,向救生艇靠近,发现上面有人,于是打皮缆过去。他们看不到!当时他们非常紧张,没有注意到这个皮缆。然后我们打了多少根皮缆,最后……把他们拉进来。

在离海岸数公里的地方,沉没花了数个小时,而在这么长的时间内,由于缺乏专业的救援船,其他船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沉没,而生还的22人都是青壮年,靠自行游到岸边或救援船边,自救成功。

时隔20多年,如果再发现类似的事件,我们的救援能力怎么样?

只有经过实战的锻炼,才能提升救援的能力,只有产业化,才能获得专业化的发展。而救援能力将会在地震、山洪等社会救援中发挥作用,这并不是和我们没有关系。

那么有多少人能够承受救援的成本?其实这是另一个产业的问题——保险业。购买保险包含救援,那么救援成本就会由保险公司买单,也就是说,一天保险的价格提高1-2元,就会覆盖直升机救援,这样的话,问题就迎刃而解。在 ,直升机救援是非常常见的(当地的登山产业非常发达),甚至出现了骗保的发生。而国内目前的情况是,各种专业户外保险包含的救援只是限于救护车,并不包含也没有能力包含山地救援。

为什么高端的 品牌大多是国外的?为什么运动员的康复治疗首选美国?为什么中国的足球不行?因为中国的足球注册运动员远低于 等国家。明年就是冬奥会,而我们的冰雪相关爱好者也远低于日韩,这是绝对人数,更不用提人口比例了。

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愿每一次的灾难都能带动系统性的进步。而不是仅限于善后处理,追责,或者取消类似的赛事。现在是一个拐点,事情有两种发展方向:

1、追责直接或间接负责人,取消、推迟、停办各种赛事,采取更严格的赛事审核机制(尽量不批),划定更多的禁区,采取更严厉的罚款机制。然后过段时间,没人记得;

2、追责直接或间接负责人,复盘这个赛事过程,建立规范、严格的赛事标准和行业准则,鼓励救援产业及相关产业的发展,普及不同的户外项目知识,提高各运动的专业水平。

希望21个生命带来的是行业更好的未来。人类的发展离不开冒险精神、开拓精神以及创新精神。如果没有大航海,没有工业革命,没有电气革命,没有飞机,我们现在还在承受着地主的压迫——而地主本身,都不能天天吃得起白面馍。

向21位选手致敬,他们值得留下名字,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他们的名单;

向牧羊人朱克铭致敬并表示感谢,于他自身,可能是举手之劳,而于其他人,则是救命之恩。

dafengchui 发表于 2021-5-26 21:13 整体观点是对的

细节有些不对

比如牧羊人不是正巧路过搭救

人家牧羊人早就看天气不对躲在窑洞里了

后来救了五个先后到来的参赛者后又主动出去几公里搜索

找到他往窑洞方向走了一段

然后回窑洞叫了另一个恢复比较好的参赛者一起把他救回去的

怎么到他口里成了牧羊人正巧路过搭救呢

另外遇难者除了梁晶具体的姓名也不详

更无从知道水平是否是所谓大神级别

关于牧羊人的介绍,我是直接引用当事人的描述

关于其他遇难者的水平,除了梁晶,还有:残运会冠军黄关军、路跑大神曹鹏飞、50公里越野冠军收割机黄印斌、 名将吴攀荣等精英跑者,确实有不少大神啊

天水海月 发表于 2021-5-27 10:55 请问楼主,参加这样的赛事,报名之后要签合同吗?冠军都因意外而死,他们为什么对CP3的安排不质疑?因为自信才出的事故?

要签合同及免责协议的,但是免责只是针对不可抗力和自身疾病等免责的,如果组织方有过失是无法免责的

作为参赛人员,肯定是对组织方较为信任的,这次的情况是,组织方的应急处理和保障能力太差了,以至于超出正常人的想象

参加越野赛,和我们平时的户外登山还不一样。户外登山,我们知道什么都要靠自己,要做预案,要考虑各种情况,但是参加比赛,预案等紧急情况是组织方要负责的,选手按照组织方的要求准备即可

晚会 发表于 2021-5-27 14:05 很多重度失温的患者会出现假死的症状(实际可以救活)CP3的工作人员很关键,如果具备专业的救援知识,可以依仗朱家窑的条件救助很多人

嗯,或者早点报告情况,以及让CP4的人过去,那么遇难人数就极大减少或者为0

高兴就好 发表于 2021-5-27 15:17 网上看CP4第4个女孩的自己叙述:冲到CP3站点以后,我发现那里就是一个打卡点,只有两个工作人员,什么补给的东西都没有。我继续往CP4站点方向跑,那时候我的状态已经不错了,而且跑起来反而更暖和。但是这一路上,我一个参赛选手都没有看到。我到CP4站点的时候,已经下午4点多了,,,,

从这段话来看CP3......

如果CP3有工作人员,他们熬过去天气问题不大,有可能穿的比较厚,不出汗、不淋雨的情况下问题不大。问题是到达CP4的选手告知CP4的工作人员有十多人在上面失温,那么CP3的工作人员肯定也是知道的,并且在天气刚刚恶化的时候,CP3工作人员肯定也是知道的。但是整个过程CP3的工作人员都是无动于衷,没有撤离,也没有救人,难道就一直坚守在哪里?并且和其他站点没有通信?

dafengchui 发表于 2021-5-27 16:15 cp3应该是没有手机信号的

山顶

那里应该也没有帐篷

运过去要靠人力太困难

应该也没有桌子和补给

就是个打卡点

工作人员应该是穿了比较厚的衣服

可能还带了雨伞

所以撑过了风雨冰雹的那一段天气

但是应该起码是有步话机和两边联通的

甚至应该有卫星电话

选手大都出事在cp3以下两公里以下

有些也迷路了

可能风雨里也没有那么远的视野

但风雨后应该能看见人的轮廓的

即使是伏在地方

何况还有通过打卡的几个选手的描述

具体什么情况他们可能只会对上级调查组和公安机关说真话了

及时CP3没有信号,肯定也需要其他通讯措施和其他站点及组委会联系,至于他们做了什么,只能等了

天水海月 发表于 2021-5-27 17:05 谢谢。我每周爬小山出门都要反复看天气预报,冬天穿够衣夏天带把伞,他们这些跑将如此大意实不应该。组织工作必须认真检讨,在恶劣天气下如何救助,达不到水准的比赛绝不能再办了。这种事故比军事演习死亡人还多不可行。

个人登山和赛事是不一样的,个人肯定要自己考虑各种情况,准备充分。赛事的话,组织方需要准备充分,做好预案和应急,假如有人受伤等都是需要紧急处理的,选手一般是按组织方的要求准备,对于他们而言,作为竞技,肯定是想减少负重

weinxin
我的微信
微信扫一扫
多维思, 多维思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-05-2814:35:48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grangers8.com/outdoorsports/16668.html